Aotearoa Chinese Legal
Support Foundation

墙头的尴尬 马上的惆怅

至少暂时,从现在开始到9月19日即将来临大选前夜,新西兰华社将面临在国会零华裔议员模式下经历一次选举。从一百五十年前华人先辈不远万里,劈波斩浪来到这片三星照耀下的国土,到五十年前新西兰政界出现华人身影,华裔新西兰人的从政之旅经历了开启于1963年的开疆拓土,直至始于1996年时华人在新西兰政界迎来了黄金十年。从黄徐毓芳,到王小选,到杨健,再到霍建强,华界精英们一步一个脚印在新西兰政坛开辟了一片华裔的天。 至少暂时,看不到那一张张与你自己同有相近的肤色 , 与你自己同享相似的轮廓的身形在国会的亭台殿宇间穿行;也听不到那丝丝与你自己共有相仿的声音,与你自己共拥相佛气息的身形,在国会的厅堂坐席中回响。其中一个刚刚退下的声音曾引领近一百五十年间首次国会祷文中文祷告,曾有那么一周是新西兰的中文周,华人的声音在国会萦绕。曾经的2014,涌现四位华人候选人的共同参选,引领了华裔新西兰人的履政巅峰。 至少暂时,每周二,三,四的国会大会上, 在下午2点到10点的直播中,下午2点开始的一个半小时的议员和总理部长及的质询时间, 我们看不到我们熟悉的色,也听不到入耳的乡音,谁能保证我们还有心情侧耳国会的陈辞辩论。每一次我们目光流转在他们脸庞上的时候,似乎并未联想到被哪一张面孔能令人涌起到“退休”的思绪,尽管那也是或早或晚的必然。 COVID-19是启动归零程序的一个诱因吗,毕竟这就发生在后疫情大选前这个节点----就像即将九月开始的一项《生命终结选择法案》公投---对我们每个人提出有关生命尊严的灵魂拷问一样,在疫情中每个停下了匆匆脚步,暂息了手中劳苦,清理了大脑缓存的芸芸众生,对人生有了重新的思考。毕竟我们都经历过封城,心里会有自己的答案;当然,程序的启动也不止于环境层面的因由,可以想见,譬如你就职于司法领域的界面,却碰上个法制层面的状况介入你的程序,一键启动某些思绪怕可也就在所难免,特别是它偏偏干扰你的颜色界面。 从曾经的风生水起,到刹那间的如履薄冰 [...]

By |2020-09-24T05:50:35+00:00July 22nd, 2020|新闻公告|0 Comments

粉碎机在行动

粉碎机在行动 Judith Collins 来了---尽管根据一直以来的党内呼声,她早该来了---但风起云涌二十载终于粉碎障碍来了。当然,粉碎机要干的就是很明确地雷厉风行。好娘子不 提当年勇,以前因粉碎飞车党而扬名立万的事儿暂告一段落,号称新西兰的撒切尔又要出手了。 她并没像前党魁Simon Bridges 般直接攻击疫情时期隔离区某些难免的系统性疏漏,但会直截了当的计划在如果赢选后就推行新的隔离政策,这是可以通过动议一 [...]

By |2020-09-22T12:03:50+00:00July 21st, 2020|新闻公告|0 Comments

后疫情时期面对种族歧视新西兰华人选择不再沉默

一场疫情席卷世界,带来了全球的震荡,神秘的病毒给每个地球人都带来了的威胁,世界秩序也随病毒的传播而发生重大变化,人们的生活方式被迫改变,人类面对着从未面对过的生存上的巨大挑战!无数人历经了和正在历经人世间最痛苦的磨难!

By |2020-09-22T12:07:30+00:00July 13th, 2020|公益项目|0 Comments